网络百科 互联网 中国古典园林艺术的介绍

中国古典园林艺术的介绍

20世纪以前中国园林的审美要素、艺术风格和造园手法。
中国古典园林审美要素 构成中国传统园林审美价值的主要因素。这种审美价值是以自然美为基调,综合了建筑美、绘画美、文学美、工艺美而组成的景观效应;同时,在各种景观中又注入了某种“情”、“意”内涵,构成某种“意境”,使景观的审美层次更加深入。造园的主要手法是调动一切美的因素以成“景”,追求的意境主要是诗情画意。
中国传统园林以自然山水为蓝本,采用叠山理水的手法造景,再现自然的山水美。所谓“水随山转,山因水活”,“溪水因山成曲折,山蹊(路)随地作低平”,山贵有脉,水贵有源,脉源贯通,全园生动。中国园林的植物配置,不仅为了绿化,且要具有画意。窗外花树一角,即折枝尺幅;山间古树三五,幽篁一丛,乃模拟枯木竹石图。园林空间的景物与自然景色融成一体,使人感到亭不孤寂,墙不虚空,动入静景,静中生趣,赋予景象一定的寓意和情趣。
古云“重形象,更重意象”,园林的形象只是自然的景观,意象则是自觉的创造。譬如杨州个园,作者以四季景色为主庭意境,竹藏石笋的春意,水泊荷香的夏景,山俏亭凉的秋象,雪色石眠的冬态,有如郭熙所描绘的“春山澹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山惨淡而如睡”的韵味,游园一周仿若历经一岁,意象颇深。中国园林中意境表达深邃的,多采取含蓄之法。以庭园用石为例,叠山似山却不以山称,命以“小罗浮”、“玉玲珑”、“云坳”一类,让人去琢磨、思忖、寻味,用以抒发庭园近赏静观景致的特有素质。
园林中的景,不是自然景象的简单再现,而是寓情于景,寓意于景,使景象富有情意。所谓诗情画意,就是要把现实风景中的自然美,提炼上升为艺术美;而园林造景,则要把这种艺术中的美,再搬回到现实中来。从创作上来说,就是要把规划设计的园林景观,提高到诗情画意的境界,使现实的园林景观,产生新的诗和画,能令人见景生情。
园林造景,不在景物的众多,而贵在富有特色。“园林景胜,景因园异”。同中求不同,不同中求同,意趣横生,各臻其妙,虽是常见的亭台楼阁,山石水池,也能做到风花雪月,光景常新。园林应当各有特色,或以山称著,以水得名;或以花取胜,以竹引人。即使一个园内,通过游赏路线的变化,也要做到“步移景异”。大凡优秀园林,在造景上都有出人意料的独到之处,要用水磨功能,才能达到耐看,耐听,经得起推敲,蕴藉有余味。广州九曜园以具九品“怪”石著称,无锡寄畅园以八音涧驰名,苏州怡园的松梅,济南趵突泉的泉涌等,均以乡土之胜取得较大的审美效应。
中国古典园林的艺术风格 中国古典园林历史悠久,有独特的艺术风格。“中国山水园”被称为世界造园史中的三大体系之一。中国园林艺术是在以讴歌自然美,推崇自然美的美学思想下发展起来的。
中国古典园林艺术是以自然美为基调,综合了自然美、建筑美、绘画美、雕塑美、文学美,并注入了高尚纯净的审美理想而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中国古典园林运用夸张变形的艺术手法,对自然界山水草木进行再创造,经艺术提练,再现自然山水之美。一座优美的园林宛如寄情于大自然的诗篇和乐章,以有限的空间开拓出广阔的意境,引起丰富的联想。它是以山水为主体,诗情画意为主导,执著地追求人工与自然的和谐交融,充满了浪漫主义的情调。其艺术风格主要表现为,①顺应自然,不落人工斧凿痕迹。布局灵活,变化有致,以取得“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效果。布局上采取不规则的平面,辽阔疏朗与紧凑迂回相结合,构成疏密相间,主次分明的景观画面。亭台楼阁,假山水池,树木花卉为构成中国古典园林的三要素。辅之以曲廊、曲径、由桥组成景观序列和游览系统,步移景异,耐人寻味。②小中见大,大中有小,虚中有实,实中有虚,在有限的空间中创造无穷的意境。在造园中运用对景、借景、障景等办法,使山不高而有峰峦起伏,水不深而有汪洋波澜,竹丛树阴,幽深莫测;又适当缩小厅堂等建筑的尺度,所以空间虽小,而景物如故。③曲径通幽,贵曲折,妙在含蓄,在有限空间中造就山川具备,美景万千。利用平面上的曲折,竖向上的起伏,增加层次,转换视点扩大空间感,避免一览无余。④空间的疏通与对比。在造园中运用景门、漏窗、曲廊达到互相流通,并以虚实明暗作对比,使各空间组合,有开有合,互相穿插渗透,增加层次,使园景丰富多彩。⑤诗情画意。古代造园者善于运用文学上的形象思维的艺术魅力来美化园林。园林建筑上常常用匾额、对联、碑碣作装饰,借景抒情,以情造景,达到情景交融的境界。
皇家园林 中国古代帝王私有的园林,又称苑囿。皇家园林规模宏大,富丽堂皇,并具有多种功能,主要包括:起居、宴游、骑射、观剧、祭祀、礼佛以及召见大臣及外宾,处理政务,举行朝会等。皇家园林多为特定建筑与自然山水相结合的布局。园林中礼仪类的宫室建筑,布局严谨对称,体形庄重,气势雄伟;而与山水结合的游赏类的庭园建筑,变化多端,与山形水势等植物巧妙结合。
商周时期,将水草丰盛、陂岗起伏的天然地域加以范围,在其中放养动物,供帝王贵族狩猎游乐,称为“囿”,这是中国最早的皇家园林,在“囿”中除了夯土筑台、掘沼养鱼外,都是野生的植物和动物,呈现一派碧野遍地的朴素天然景象。中国园林一开始就洋溢着供观赏与娱乐的草莽丛林的气息。
秦始皇在咸阳修建上林苑;并“作长池,引渭水……筑土为蓬莱山”(《三秦记》)以供帝王游赏。公元前2世纪,汉武帝大规模建皇家园林,把秦的上林苑扩充到周围300里。上林苑是包罗着多种多样生活内容,以宫室建筑为主体的园林总体,苑中有苑、有宫、有观、有池。上林苑继承了商周囿的传统,同时又丰富了游息生活内容,建筑比重大大增加,离宫别馆相望,周阁复道相属,可称之为秦汉建筑宫苑。武帝为了追求长生不老,按照方士鼓吹的神仙之说在建章宫内开凿太液池,池中堆筑方丈、蓬莱、瀛洲三岛以摹拟东海神仙境界,又多建招引神仙的高台楼观。其中一池三山成为后代皇家园林的主要题材和布局模式。
隋唐是中国封建社会统一大帝国的黄金时代,园林的发展也相应进入一个全盛时期。隋代洛阳的西苑、唐代长安的大明宫、华清宫、兴庆宫都是当时著名的皇家园林。以西苑为最宏伟,并具新的特色而称于园林史上。
西苑布局的特点是开渠造山成海,海北筑圩十六,或五湖四海中圩洲十六。以周围十余里大湖为主体,湖中三岛鼎列高出水面百余尺,上建台观楼阁。一方面沿袭了“一池三山”的传统格局,同时也形成丰富的景观效果。西苑不再蹈袭秦汉那种周阁复道相属的大组群建筑形式,而是因渠分成16组庭院,形成苑中园,通过水渠导引而又联成一体。苑内大量栽植名花奇树,饲养动物,“草木鸟兽,繁息茂盛;桃蹊李径,翠阴交合;金猿春鹿,动辄成群”(《大业杂记》)。西苑的布局受到南北朝自然山水园的影响,结合皇家园林的特殊功能和气派,形成了以湖山水系或洲圩为境域,宫室建筑在其中的新形式,可称之为隋山水建筑宫苑。
唐宋时期是中国古典园林艺术发展的一个高潮。特别是山水画的发展,影响到园林创作,园林与诗、画的结合更为紧密,因此能够更精炼、概括地再现自然并把自然美与建筑美相融,创造出富于诗情画意的园林景观。北宋都城东京(开封)就有艮岳、玉津园、琼林苑等皇家园林八、九座。其中艮岳在造园艺术和技术方面有许多创新和成就,为宋代园林的一项杰出的代表作。宋徽宗参与筹划兴建,并写了《艮岳记》,对这座名园有详尽的描述:主山名寿山,主峰之南有两峰并峙,其西以“万松岭”作呼应。其山势“雄拔峭峙、巧夺天工”,山上“斩不开往,凭险则设登道,飞空则架栈阁”。寿山的南面和西面分布着雁池、凤池等水面,以萦回的河道穿插连缀。“……而东南万里,天台雁荡凤凰芦阜之奇伟,二川三峡云梦之旷荡,四方之远且异,徙各擅其一美,未若此山并包罗列,又兼其绝胜,飒爽溟涬,参诸造化”。在这样一个兼胜的境域中,多方穿凿景物,树木花草以群植成景为特色,亭台楼阁,随势因宜,布列上下,好似天造地设,自然生成。“虽人为之山”,“若开辟之素有”,这种以表现山水自然美为主要内容的皇家园林,可称之为北宋山水宫苑。
明清宫苑继承汉唐的传统,吸收江南园林的意趣和造园手法,结合北方的条件加以融合,可谓兼具南北园林之长,以其愧丽宏大和精湛的艺术造诣标志着中国园林发展的高潮。皇家园林虽然仍保持所谓海上三神山的早期皇家园林的特点,已是徒有其形式了。真正引人入胜的,已不是那孤立于水中的所谓“蓬莱仙境”,而是由借景、框景等一系列园林艺术技巧,汇演成的一个个景区和空间,以及“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浓重自然风致趣味。清代的皇家园林,无论规模和成就都远远超过其他类型的建设。清代自康熙以后历朝皇帝都有园居的习惯,在北京附近风景优美的地方修建了许多行宫园林,到乾隆年间,仅西北郊区大型的行宫御苑就有香山静宜园、玉泉山静明园、万寿山清漪园、圆明园、畅春园,号称“三山五园”,另在宫城内建造了宁寿宫花园、慈宁宫花园、建福宫花园、御花园,在皇城西侧改建、充实了三海,在南苑建造了南海子御苑。其它地方还有承德避暑山庄、滦阳行宫、蓟县盘山行宫,及南巡、东巡、北巡线上几十座小型行宫园林。其中圆明园和绮春园占地约350公顷。园内“林皋清淑,波淀渟泓”,是以水面为主体的水景园。一百余组建筑群分散布列其间,因水成景,形成“园中有园”的格局。富有江南园林的情调,成为江南风致的缩影。
避暑山庄占地560公顷,是一座大型天然山水园。园内的平原、湖泊,山岳成鼎足而三的布列。山岳峰峦起伏,山形秀美,虽不太高峻却颇有气势;平原摹拟塞北草原,湖区犹如江南水乡,把塞北和江南风光,名山大川之胜概汇集于一园之内。园林景观是以突出自然风致为主,建筑布局集中为许多小的群组,再分散配置于全园之内,建筑朴素雅致,所谓“无刻桷丹楹之费,有林泉抱素之怀”(康熙《避暑山庄记》),以便谐调于山庄的风貌特色。
颐和园(清漪园)是兼作政治活动的行宫御苑。占地290公顷。万寿山和昆明湖构成一个开阔的大景区,它的规划是以杭州西湖为蓝本,纵贯湖面的西堤即模仿西湖的苏堤。万寿山南坡的山形比较单调,因而采取轮廓参差,色调浓重的大组群建筑以强调皇家气派。居中的排云殿、佛香阁一组建筑群形成整个景区的构图中心。它配合着园外西山、玉泉山的借景与近处大片水面及岛堤的衬托,构成许多大幅度的浑宏开阔的风景画面。万寿山的北坡与后湖则为另一景区,这里古松成林、郁郁苍苍。后湖沿山之北麓蜿蜒若襟带,绕经西麓与昆明湖联接、显示出一派幽邃的山林野趣与山的南坡和昆明湖景恰成强烈的对比。园内还有模仿无锡寄畅园而建造的谐趣园,规模不大而景色十分幽美。颐和园通过巧妙的建筑组合以及与地形、山石林木互相配合,创造出一种富丽堂皇而饶于变化的艺术风格。
私家园林 中国古代供私人享用的园林,又名园池、别业、庭园。私家园林由于地段条件,经济力量和封建礼法的限制,规模不可能太大。唯其小而又要体现大自然山水景观,就必须对大自然加以剪裁提炼,作典型性的概括,从而导引出造园艺术的写意创作方法。
私家园林分两类,一类是皇室、贵戚的私园,大都尚豪华,规模较大,装饰富丽,所谓“刻风蟠螭凌桂邸,穿池凿石写蓬壶”(韦元旦《幸长乐公主山庄》)。另一类是文人士大夫的私园,比较清新雅致,“水亭凉气多,闲櫂晚来过,涧影见藤竹,泽香闻艾荷”(孟浩然《浮舟过陈逸人别业》),富于水村野居的情调。从现存的私家园林来看,大体上可以分为三种地方风格。
①江南园林:这类园林往往在园中凿池堆山,莳花栽树,结合各种建筑的布局经营,因势随形,创造出一种重含蓄、贵神韵的咫尺山林,小中见大的景观效果。叠山技艺手法高超,仿真山气势作出峰峦丘壑、洞府峭壁;也有土石结合,以展示陂陀脉络,更有神韵。园林建筑丰富多样,以适应主人日常游憇、会友、宴客,读书等多种要求。建筑形式玲珑轻盈,灰砖青瓦,白粉墙垣与水石花木配合组成园林景观,具有一种素雅恬淡有如水墨渲染画的艺术格调。
②岭南园林:一般作成庭园的形式。叠山多用姿态嶙峋、皱折繁密的英石包镶,很有水文流畅的形象。建筑物通透开敞,以装修的细木雕工和套色玻璃画见长,由于观赏植物品种繁多,园林之中几乎一年四季都是花园绵簇、绿荫葱郁。
③北方园林:由于气候寒冷,建筑形式比较厚重,但注重序列的变化,空间的对比,富有凝重恬适的气度。但布局意匠与江南园林相似;如著名的勺园,“园仅百亩,一望尽水。长堤大桥,幽亭曲榭。路穷则舟,舟尽则廊。高楼掩之,一望弥际”(《天府广记》)。
中国私家园林也有着明显的时代风格,大体上可分为:
①西汉山水建筑园:梁孝王刘武(汉景帝刘启之弟)所建兔园是模仿自然山水形成的园林。据《西京杂记》载:“园中有百灵山,山有肤寸石。落猿岩、栖龙岫,又有雁池;池间有鹤洲凫诸”。又载:“茂陵富人袁广汉……于北邙山下筑园,东西四里,南北五里,激流水注其内,构石为山,高十余丈,连延数里……奇兽怪禽,委积其间。积沙为洲屿,激水为波澜,……。奇树异草,靡不具植”。这样的山池构筑是对自然的模写,与“一池三山”的皇家园林迥异。
②南北朝自然山水园:南北朝是中国园林发展史上的一个转折时期。文人和士大夫受到政治动乱和佛、道出世思想的影响,大都崇尚玄谈、寄情山水,游山玩水,构筑山居成为一时风尚。讴歌自然景物和田园风光的诗文涌现于文坛,山水画也开始萌芽。在园林创作上,以再现自然山水为主题,用写实手法经营山水,甚至极林泉之致,但只为寻求真趣,并不能达到更深层次的意境,因而这一时期的山水园可称为“自然(主义)山水园”或“写实山水园”。北方石崇的“金谷园”,南方湘东王萧绎的“湘东苑”均名重一时。
③唐自然园林式别业山居:盛唐时期山水画家以写实手法,传神力量表现自然山水之美,其中王维的画清雅闲逸,带有恬淡的诗意,由他经营的终南山中“辋川别业”,建筑物配合自然山水形成若干各具特色的景区,并以诗画情趣入园,因画意而成景。白居易“始游庐山,东西二林间香炉峰下,见云山泉石,胜绝第一,爱不能舍,因置草堂”(《与微之书》)、《庐山草堂记》写道:“是居也,前有平地……台南有方池,……环池多山竹野卉……堂东有瀑布,水悬三尺,泄阶隅,落石渠,昏晓如练色”,富于水村野居的情调。
④唐宗写意山水园:唐宗宅园采取山水园形式,在一块面积不大的宅旁地里,就低开池,因高掇山,接以亭廊,表现山壑溪间池沼之胜。园中有意追求小桥流水,曲径通幽,使人与自然交融,获得亲切娱悦的生活意境。园林的使用功能也多是吟风弄月,饮酒赋诗,歌舞侍宴等风雅的文化活动。所以在造园上也力求体现山水的真情,诗画的韵味,可称之为唐宋写意山水园。宋人李格非撰《洛阳名园记》,记述了著名的私园19座,均各具特色。如“富郑公园”的假山、水池和竹林成鼎足布列,亭榭建筑穿插其中以“四景堂”为全园的构图中心,“登四景堂则一园之景胜可顾览而得”。“湖园”由两个景区组成,即开阔的水景区和幽闭的丛林区。“东园”之内“水渺弥甚广,泛舟游者如在湖间也”。是一座以水取胜的水景园。
⑤明清江南宅园——文人山水园:是在唐宋写意山水园的基础上更加强调和重视主观的意兴和技巧趣味以及更加概括创造出来的山水美。较有名的江南园林有:苏州拙政园、留园、狮子林、沧浪亭、网师园等,上海豫园、内园等,南京瞻园,常熟燕园,南翔古漪园,嘉定秋霞圃,杭州皋园、红栎山庄,嘉兴烟雨楼等。
苏州园林是江南园林最突出的代表。苏州宅园的共同特征是以山池泉石为中心,萌以花草树木,环以建筑,构成山水园。园地面积虽小,但能因势随形,引出曲折多变化的层次。常用手法是运用粉墙、漏窗、廊、假山或叠石形体,或树丛竹林,构成不同的景区及园中园。苏州宅园由于居住游憇生活功能需要建筑比重较大,除了因景和造景要求而作亭阁廊榭外,以聚友宴客,赏心演乐的厅堂是全园的主体建筑。苏州园林具有独特的风格,体现了我国古代文化艺术和精华。
拙政园始建于嘉靖年间,以“滉漾渺弥,望若湖泊”的水池为主体,环以林木。所谓“林木益深,水益清映”,道出该园的水胜、幽胜、野趣胜。远香堂位于山池之间,环境开阔,可观四面景物,是全国赏景的布局中心,有“四面有山皆入画”的画境。全园布局自然,呈现一片江南水乡风光,廊、榭、树木彼此流通,互相穿联,又构成一个完整的空间。
留园是明嘉靖年间创建。全园划分东、西、中、北四部分。中部以水为主,环绕山石楼阁,配以长廊小桥。东部以建筑为主,列大型厅堂,参置轩斋,间列主峰斧劈,在平面上曲折多变。西部以山石为主,漫山枫林,仿效自然。南面环以曲水,仿晋人武陵桃源。东部与中部以云墙相隔,红叶出粉墙之上,望之若云霞,为中部最好的借景。北部有一片竹林,穿竹林通园门入“又一村”,遍植桃杏,富有乡村风味。
寺庙园林 以佛寺、道观为主体的园林或名胜地,南北朝时期,僧道喜择深山水畔建立清净庙宇。出家人惯游名山大川,对于自然美有较高的鉴赏能力。因此,寺庙的选址一般都在有山有水、风景优美的地方,建筑又讲究曲折幽致,本身往往便是一座绝好的园林。当时还流行“舍宅为寺”,贵族、官僚的宅园也就成了寺院的附属园林。
佛道寺庙常常得到皇帝的支持,许多是“敕建”的或供皇帝行礼致祭的场所,因此寺庙建筑可用宫殿形式,装饰华丽,金碧辉煌,布局较严谨,强调中轴线,采用对称和自然相结合的手法。殿堂之庭,栽植松柏竹等常青树木,尤其重视环境绿化,因借地形,使山水树木自然交织,而寺庙则隐映在丛林绿水之中。有许多寺庙还附有幽池假山景象的庭园。在郊野的寺院,更是选占山奇水秀的名山胜境,结合自然风景以事经营。
寺庙不仅是信徒们朝山进香的圣地,而且逐步成为一般平民借以游览山水和玩乐的胜地。南朝时,一些风景优美的胜区,逐渐地不仅有寺观,还有聚徒讲学而设的书院,学馆、精舍,以及山居,别业或陵墓。这样,胜地的自然风光中渗入了人文景观,益以历史文物,神话传说、风土民情等,经过长期发展,成为今天我们称之为具有中国特色的风景名胜区。南朝正是具有自然、人文、社会景观为内容和特质的风景名胜区的奠基时代。因此,在历史上,因兴建佛道寺庙而著称于世的三山五岳,促进了山河风景区的开发利用。例如东晋名僧慧远在庐山“创造精舍,洞尽山美;却负香炉之峰,滂带瀑布之壑;仍石垒基,即松栽构,清泉环阶,白云满室。复于寺内别置禅林,森树烟凝,石径苔生,风在赡履,皆神清而气肃焉”(《高僧传、慧远传》)。其它如泰山、华山、衡山、嵩山、黄山、盘山以及四川的峨嵋山、山西的五台山、安徽的九华山、浙江的莫干山、普陀山等风景区的形成,多数是借助佛道寺庙的。(徐金祥)
名胜游览区 规模较大的公共风景园林。它们一般景结合自然山水开发而成,分散布点,园中有园。这一类带有公共游乐性质的园林绿地,既有山水亭榭的风景之胜,又有游艺集市的娱乐之便。名胜游览区的经营,更多地带有一些民间自发性质,所以这一类的园林风景点中,为群众游览休息的建筑物,一亭一桥,一廊一榭,多出自民间的意匠,形成具有强烈生命力的朴实自然的风格。这对于文人士大夫趣味的私家园林,甚至皇家宫廷园林的创作,都曾产生了十分重要的影响。
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已有许多供群众祭祀、集会的风景地,为清明节“修禊”的“桑间濮上”就是著名的山水胜地。东晋的兰亭曲水,也是供人们自由游赏的地区。唐长安城中出现了中国第一座公共游览性质的大型园林——曲江,利用江面的一段开拓为湖泊,临水栽植垂柳,建“紫云楼”、“彩霞亭”等为数众多的建筑物,平时供京师居民游玩,逢到会试之期,新科进士们例必题名雁塔,宴游曲江。每年三月上已、九月重阳,皇帝都要率嫔妃大臣到此畅宴,沿江结彩棚、水面泛彩舟,百姓在旁观看,商贾陈列奇货。唐宋时期的杭州西湖更是中国最美丽的风景区之一,这里山明水秀,寺观林立,大小园林景点,盛时不下数百。著名的“西湖十景”,大多是大园中的小园、如三潭印月、花港观鱼、平湖秋月等,有些是园中院,有些又是湖中池。苏州虎丘是以山为主景的自然园林,无锡太湖的蠡园又是以水为主的自然风景园林。至于明清以来北京的什刹海、济南的大明湖等,已成为市民生活中的重要部分,每逢佳节良辰,常引得城市居民成群结队,倾城空巷地前往游赏。人们在这里,可以踏青、观花、荡舟、纳凉、登高、赏月以及观看杂技歌舞,选购糖果零食、簪花首饰等。
叠山理水 创造中国古典园林艺术的重要手段。园林中的山是人工模仿大自然的真山堆起来的“假山”,可分为以土为主的和以石为主的两种。一般大型园林中常以假山构成主景,配以亭台树木造型,连绵起伏;小型园林往往置少数石峰,或依墙构石壁,或沿水池点缀。假山的种类,据明代计成著《园冶》,分为园山、厅山、楼山、阁山、书房山、池山、内室山、峭壁山、山石池、金鱼缸10种,其形式有峰、峦、岩、洞、涧、曲水、瀑布7种。李渔《一家言·居室器玩部》分为大山、小山、石壁、石洞、零星小石5种。假山因用石的种类(黄石、湖石、青石片等)和叠砌的手法不同,形成不同的艺术风格,大体上有南派和北派两种。不论何种风格,都遵循一定的基本格局,如:宾主分明,层次明晰,虚实相间,大小结合,脉络清楚,轮廓完整等。选石是叠山的关键,能作石景的天然素石,通称品石。品石中较典型的有太湖石、黄石、英石、花岗石、灵壁石等。太湖石形象玲珑秀丽,色泽青润,具有瘦、皱、透、漏的特点,为叠山之上品。选型奇特的品石可作园林的点缀,也可成为景观的主题,所谓“片山多致,寸石生情”(《园冶》语),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景石的造型有法无式,变化万千,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为塑物型,一为筑山型。前者借意人间物象,妙在神传;后者仿作自然山体,讲究气势。塑物型景石一般布署在入口、前庭、水池、景窗旁。上海豫园的“玉玲珑”,明代苏州的“瑞云峰”,石门福严寺的“绉云峰”,被誉为江南三峰。筑山型景石,注重山型各部分特征的塑造,峰岭丘壑,具体而微,常用对比手法突出气势,如峰与岭相辅作景,把挺拔的峭峰置于伏岭中间,对比之下,峰更峭,岭愈顺。为使峰显得奇险,常用岩、壁、峡、洞加以强化。
中国古典园林中的水面和假山一样,都是经过艺术加工的审美对象,加工的手法即是理水。一般说来,理水与叠山紧密相连,使山和水在尺度、风格上统一,并互相借资,取得山为水峙,水为山映的画面效果。园景倒影池中,微风吹拂,静中有动,故称“园无水则不活”。理水要“有自然之理,得自然之趣”。以叠山引泉,溪流绕室作山水景;以泉滴潭池,雨打芭蕉作声景;以水面为镜、倒影为图作影射景;以及赤鱼戏水、荷香飘池、古舫泊岸、渔歌盈湖等,构成各种不同的意境。
园林中水系的处理,一种为中间设一大池,附若干小水湾;另一种为有聚可分、溪、池萦回环绕于假山之间,都能使人感到深邃幽静、空间无限。水面的分割常用岛、桥、堤,还可以在岛上设池,成为湖中池。以桥划分水面,使空间互相穿透,又聚又分,可以达到“小中见大”的效果。此外,在水面上建造水廊、水榭、水阁等能增加更丰富的层次。为了丰富园景,还可在水池旁的假山上做出各种形式的瀑布、溪流与水涧,造成一种流动的水景。瀑布的种类很多,直落的有帘瀑、飞瀑,瀑布下宜设有深潭或石滩;当地势平缓时,在水中置列一些大小不同的石块,水流其间,曲折迂回;当高差较大时,可以将石分叠几层,使水分段递落下流;山地园林或地形起伏较大的园林,可设溪涧。无锡的寄畅园用黄石堆叠涧峡,奇岩夹径,引水其间,发出琴声般的声响,俗称八音涧。苏州的留园小溪,利用灌木、树丛,造成幽深断续的效果,中部西侧水涧,岸石盘溪错落叠砌,增加水涧的层次与深度,都是理水的佳作。
园林建筑 园林建筑在园林中具有实用的和观赏的双重功能,它与山、池、花木共同组成园景,在园林中起着观景、点景的作用。由于园林性质不同,建筑的功能、形式、风格也各异。皇家园林建筑富丽堂皇,庙宇祠堂规整凝重,名胜游览区和私家园林的建筑朴素大方,小巧精致。
园林建筑包括厅、堂、馆、楼、阁、轩、榭、舫、亭、廊等。它们都不能单独成景,必须与周围的景物协调统一;造型力求富有变化,色彩素净明快,体量尺度与周围环境谐调呼应。广泛运用多种借景手法和尺度对比手法以获得丰富的景观画面。
亭子是运用最多的一种建筑形式,它的艺术效果与环境关系极大,或佇立于山岗上,或依附厅堂旁,或架设在水池中,各有不同的景观效应。亭子可使游人休息、赏景,还可以起到引景、点景、框景的作用。
廊子通常布置在两个建筑物或两个观赏点之间,是联系和划分空间的重要手段。它不仅有交通联系的实用功能,更主要的是对景观的展开和观赏程度的层次起着重要的组织作用。
门窗洞口是一种园林建筑小品,它们可以起到空间分隔和联系的作用,形成空间的渗透流动。它们还是构成框景的主要手段,把山水风景、竹石小品纳入景框,犹如流动的画幅,使人玩味无穷。
花窗是一种重要的装饰小品,窗花玲珑剔透,隐约可见窗外景色,具有含蓄的造园效果,也能扩展延伸空间。花窗大体分两类:一类是几何空花窗,图案多样,形式灵活;一类是主题空花窗,图案有一定的题材,如花卉、鸟、兽、山水等。
花架是攀缘植物的棚架,又是消夏辟阴之所。作长线布置时,象游廊一样能发挥空间的脉络的作用,形成导游路线,也可以用来划分空间增加风景的深度;作点状布置时,象亭子一般,形成观赏点。由于绿色植物及花果自由地攀绕和悬挂,花架的生活气息更浓。
雕塑小品在园林中主要起点景作用,但也有一些小品有实用功能,如石灯、桌凳、花台等。作为纯欣赏的小品,其题材多是图案化的动物或山石及抽象的几何造型。多数小品只起烘托气氛作用,但有些也能成为造景的主题,如西湖三潭印月的三座石灯,北京颐和园东堤的铜牛等。
观赏植物 植物是构成园林美的物质基础之一,是园景创作中最灵活、最生动、最出色的主角。它们的美包涵着形体、色彩、气息、意境等极为丰富的内容。中国对观赏植物的经营有悠久的厉史和深厚的造诣,能够做到远观近赏,怡情育物。如《园冶》所说:“景到随机,在涧共修兰芷。径缘三益,业拟千秋,围墙隐约于梦间,架屋蜿蜒于木末。山楼凭远,纵目皆然;竹坞寻幽,醉心即是。轩楹高爽,窗户虚邻;纳千顷之汪洋,收四时之烂缦。梧阴匝地,槐荫当庭;插柳沿堤,栽梅绕屋;结茅竹里。濬一派之长源;障锦山屏,列千寻之耸翠,虽由人作,宛自天开。”所有景色都离不开植物。
观赏植物一般以乔木、灌木、藤木、草本分类,也有按观赏性能分为赏花、赏果、赏叶、赏形和赏香5类。其中审美效应有:1、形体美即赏形。如松柏古雅苍劲,垂柳婀娜多姿,碧竹清丽疏秀等都可构成某种艺术格调,供人欣赏。赏叶则多取叶形奇特的品种,以作点景、衬景之用。2.色彩美,即赏色。植物的色泽极为丰富,饶有魅力。除观赏盛开的花色外,还有叶色、干色可供欣赏。3、气息美,即赏香。植物的花、叶能散发悦人的气息,可深化审美效应。古时白玉蟾有诗:“南枝才放两三花,雪里泳香弄粉些;淡淡着烟浓若月,深深笼水浅笼沙”(《千字诗》),将花香雪气的香景,揉出庭中早春园色的意境。4.意境美,即赏品。某些植物的形象和自然特性,可以使人联想起拟人的品格。如松、竹、梅称“岁寒三友”,牡丹花代表富贵之意,荷花代表高洁,菊花代表淡泊等。
植物的配置一般有孤植、丛植、群植、带植、花池、草地等方法。例如:前庭宜开朗,虚实隐显疏密应与建筑配合得宜;内庭的花木要适于静观近赏,树形秀丽、花色鲜艳;侧庭宜清静淡雅,可植竹、紫藤之类;小院植物配置应有精巧构思,使之成为庭园的珍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