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 互联网 李清照的简介

李清照的简介

女词人李清照 : 李清照 (1084—?),号易安居士,宋 山东济南人,是中国古代第一流的女词人, 艺术成就很高,有 《如梦令》 《声声慢》 《醉花阴》 等多首传世名作。
李清照18岁时嫁给著名金石学家赵明 诚为妻,夫妻俩十分恩爱。不幸赵明诚在 建康任职期间病死在太守府中。赵明诚死 了,李清照的爱情与希望跟着死去。她把 哀怨而失神的目光投射在床头一卷卷书册 上,一个意念愈来愈鲜明地在心头升起, 为赵明诚整理他所写的有关金石彝器考证 文章,因为这些金石彝器是夫妇两人共同 欢乐的源泉。她一面整理书稿,一面作词。 她怀着对丈夫的热爱,对生活的热爱,写 下了一篇篇传世名作。
五年后,李清照将赵明诚研究金石的 遗稿一一校正誊录,又作了些增补,撰成 《金石录》,并写了后记。
写完这篇后记,已是黄昏时分,李清 照独自倚着窗儿,恰见一群归雁,掠过长 空; 一只孤雁,远远尾随在后。不多时, 浙淅沥沥,又下起小雨来,无限孤寂、悲 凄、痛楚、抑郁之情从心头涌出,她急步 走向案前,奋笔疾书,写下了有名的 《声 声慢》 一词: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 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 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 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 摘?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 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 个愁字了得!”

李清照 : 南宋杰出女词人。号易安居士。济南(今属山东)人。宋学者李格非女。金石考据家赵明诚妻。早期生活优裕,明诚出任莱州、淄州太守,夫妻写作诗词,时相唱和。所作词多幽闲情趣。金兵入侵,流寓南方,明诚去湖州赴任途中病死。此后她便只身飘泊在越州、杭州、台州和金华一带,境遇极为孤苦。作品悲叹身世, 多凄楚之音。著有《词论》一篇,强调音律,严格区分诗词界限。又工诗,留存不多。有《送胡松年使金》,与词风迥然不同。著有《漱玉词》。

宋代著 名词作家。自号易安居士。济南 (今山东济南市)人。宋神宗元丰四 年生于文学家李格非之家,母亲是 状元王拱辰之女。幼即天资聪颖, 稍长就以才气纵横、文词清丽,闻名 于乡里。21岁嫁诸城学士赵明诚, 两人情深义笃。在这段时间里,清 照的笔下写生活、写爱情、写理想, 无不婉约、细腻又洋溢着豪迈、洒脱 的风格。后来金兵南下,清照的生 活开始颠沛流离,在战乱中明诚病 故,苦心收藏的金石珍品等也毁于 一旦。面对如此变幻万端的生活现 实,清照的思想也随之升华,其词作 风格也随之巨变。在宋高宗初年, 她同情朝中主战派李纲等的主张, 反对以高宗为首的民族投降路线, 于是援笔挥洒,写下一批爱国的诗 篇。曾激励多少仁人志士,舍身取 义,为国捐躯。这不仅表露了清照 的爱国情操,也是中华民族精神的 再现。在创作诗词之外,她的《金石 录后序》和《词论》都是重要的学术 论著。在《宋史艺文志》中记有李清 照的文集七卷,《漱玉词》六卷。

宋代杰出女作家、女词人。自号易安居士,济南章丘(今属山东)人。清照出身于书香门第。父李格非,神宗熙宁九年进士,曾“以文章受知于苏轼”(《宋史·李格非传》),有《洛阳名园记》留传至今。母亲为王准孙女,精通翰墨。清照自幼好学不倦,精通书史,“少年即有诗名,才力华瞻,逼近前辈”。(《碧鸡漫志·卷二》)。十八岁时,与吏部侍郎赵挺之之子赵明诚结婚。明诚其时二十一岁,为汴京太学诸生,好金石刻,有《金石录》三十卷传世。二人婚姻美满。崇宁元年(1102),徽宗重用新党蔡京,于是党争又起,李清照也被卷入其中。其父李格非因受苏轼赏识,被目为旧党,列入党籍。而赵明诚之父赵挺之又因攀附蔡京而迅速晋升,“灸手可热”,新婚生活由此投下了第一道暗影。二十四岁时,她与明诚同回青州(今山东益都县)旧居,读书吟诗、整集收藏,屏居乡里,其乐融融,乃至“甘心老是乡矣”。(《金石录后序》)。靖康之难(1127)后,生活突变。先是明诚奔母丧南下,旋起复江宁府知州;随后清照亦“载书十五车”,水陆并进,落脚江宁(今江苏南京)。从此,她再也没回过中原故土,开始了江南流离颠沛之生活。建炎三年,赵明诚病故,清照悲痛欲绝,以为“坚城自堕,怜杞好之悲深”(《祭文》)。而后金兵南下,朝野奔逃,清照亦于兵荒马乱中四处奔波,奔波中还受污获“颁金”(类似通敌)之罪,而且收藏也“十去七八”,或献或丢或被盗。绍兴二年(1133),南宋小朝廷回到临安,清照也于其时“赴杭歇息”。不料风云又起,“改嫁”的谣言又扣到她头上,弄得她心力交瘁。而后又因金兵南犯而避难奔走。待绍兴十三年,她六十岁时,已有“如今憔悴”(《永遇乐》)之感。绍兴二十五年(1156),她七十多岁时,尚传授“文辞之学”(陆游《渭南文集》)。以后事迹便无从考知了。作为女作家,清照“善属文,于诗尤工”(朱弁《风月堂诗话》),但词之创作最佳。前期之词,多委婉曲折,真挚动人,写尽青春美好,离愁别恨,如《醉花阴》、《一剪梅》、《凤凰台上忆吹箫》、《如梦令》诸篇,一面见出“争渡、争渡,惊起一滩欧鹭”之欢快,一面也见出“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之愁绪。清照后期的词(南渡之后),已全然是国破家亡、忧患余生之慨叹,如《渔家傲》、《声声慢》、《武陵春》、《打马赋》诸篇,不是“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的怅然,就是“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境地,可谓“载不动,许多愁”。李清照一生,历尽国难、家难和个人之难,却能不屈地以诗、文、词来抚慰巨大的物质损害和精神创伤,算是“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乌江》)。就文学地位而言,她是继李煜、晏殊、欧阳修、秦观之后宋代婉约词派的重要词人。词风明净自然,语言精巧优美,构思及意境常出人意表,加之五音六律、齿音叠字的使用,形成了词史上的“易安体”,不断为后人所效仿。现存作品有《漱玉集》、《漱玉词》等,而其诸多著述,大部散佚。研究资料可见王学初《李清照校注》(人民文学出版社)、唐圭璋《宋词纪事》(上海古籍出版社)等多种资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