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 互联网 写本是什么 古写本为卷子

写本是什么 古写本为卷子

写本的起源与发展 : 书的形态,最先是简牍。简以竹为之者,叫做竹简,以木 代竹者,是为木简。把数简编连起来,称为策或册。而以柔皮 编的,叫做韦编。《史记·孔子世家》: “孔子晚而读《易》, 韦编三绝。”
我国书籍,自商周之有《周易》以来,已二三千年,在这 悠久历史时期内,编着之富,浩如烟海。其中那一种书是研究 某一历史问题的参考资料,那一种书有关于研究某一历史问题 的参考资料,若未了解群书的内容,无从解答这个问题。要了 解群书的内容,当在于阅读,但书那么多,一人怎能全行阅读, 这可先行查阅书目。但一般分类目录只着录书名,作者和版本, 从它的类别或书名,可以推想其内容,也有难以为人所能想到 的,如宋沈括《梦溪笔谈》是记述北宋时期的科学技术水平和 一些政治社会情况,有从书名看去,似是而非的,如明方以智 撰《药地炮庄》,在研究制药者看来,可能认为有可参考的材 料,经一展阅,乃是一部解释《庄子》的书,在研究中国哲学 史者看来,认为是制药的书,与它所钻究的问题无关,展书一 阅,正是它研究先秦哲学史的资料,还有一种书,性质不是属 于这一类,但内容有另一方面的参考资料,如《周易参同契》, 在类别上属于道教,其中所述炼丹术,科学家认为“是近代化 学的先驱,无论在实验操作技术的发明方面或是无机药物的应 用方面,都给科学的化学做了一些开路的工作,虽然它的理论 是幼稚的,它的实验记录却是人类文化史上可重视的文献。” 是这书又可为研究中国化学史的参考资料。从这三例,可知仅 查一般分类目录是不够的,要了解书的内容,可先查阅书目提 要,然后就初步地了解,选择其可资研究某一问题的材料,再 去检阅原书,这样可省东翻西检之劳,以免浪费时间和精力。 这种有提要的目录,最早是汉刘向刘歆所撰的《别录》、《七 略》,据阮孝绪《别录》序说: “昔刘向校书,辄为一录,论 其指归,辨其讹谬”。又说: “子歆撮其指要,着为《七略》”。 是刘氏父子的校书,着重在揭明书的大旨,使读者可通晓作者之 意。原书久已失传,清姚振宗辑本,仅存残文这类书目提要的 书自后代有编撰,现略举几种见附录。
西汉前期,劳动人民发明造纸,它用的原料也是丝一类的 纤维,和缣帛本无多大区别。《初学记》 : “古者以缣帛依书 长短,随事截之,名曰繙纸,故其字从系。”后经蔡伦从原料 和技术上加以改进,到了东汉,不但质量有所提高,而且产量 也日益增多,至南北朝,逐渐代替了简帛,成为书写的唯一用 品了。
纸的使用渐广,而雕版印刷尚未发明以前,汉唐时代,书 籍多手自传写。《金楼子》说细书经、史、庄、老、离骚等六 百三十四卷在巾箱中,《桓谭新论》说梁子初、杨子林所写万 卷,至于白首等,所写何书?已不可考。
今知见的,有莫友芝藏唐写本《说文》残卷,只存木部的 一半,有宋米友仁鉴定题记。故宫博物院藏的唐写本《切韵》, 相传是唐代女子吴彩鸾写的。这两种以外,最多的是一八九九 年在甘肃敦煌县鸣沙山莫高窟发现的经卷,约二万余卷。被英 国人斯坦因掠去七千卷左右。今藏英伦博物院。法国人伯希和 又盗去一万卷左右,藏之巴黎图书馆。后来日本人吉川小一郎 得了百余卷,日僧桔瑞超得了四百余卷。这些被掠去的卷子, 大部分是比较完整的,剩余的一些残卷,清政府学部把它运京 时,在途中,又被地方和护送官吏窃去一部分,到京后,学部 尚书李盛铎选取其中一些较完整的,以为己有。所余只七千多 卷,归之京师图书馆。该馆后与北京图书馆合并,书已汇藏于 一处。
流到海外的卷子,有编为目录的,如陈垣编的《敦煌劫余 录》; 有摄成影片,汇编印成为书的,如罗振玉之《敦煌石室 遗书》等。卷子上所写的字,有汉文的,还有回鹘文、古突厥 文、西藏文等。其内容以佛经居多,也有一些民间文学。如 《云谣集杂曲子》、《韩朋赋》及许多变文。也有文人作品, 如王梵志诗、韦庄秦妇吟等。这是研究我国文学史的资料,其 他民间经济往来的文契,如“借麦种牒”,可以推知当时僧寺 佃农的经济状况,更是研究古代经济的史料。
自敦煌发现古写本以来,引起学者极大的注意和深入的研 究,成为一种专门学问,号称为敦煌学。
何以称这种古写本为卷子?因书是用长幅纸写成,把它卷 为一束,中贯一轴,便于舒展,故称之为卷子本。因其是唐人 写的,故称之为唐卷子本,因为所写的书,大部分是佛经,故 又称为经卷。
通贯卷子的中心,叫做轴。韩愈诗: “邺侯家多书,插架 三万轴。 一一标牙, 新若手未触。 ”这一轴字, 与书之称 册,其义相同。
是书皆有稿,其自着自写的,叫做手稿本,也称为原稿 本。这种原稿本,难免没有添注删改之处。据稿缮正,谓之清 稿本。这种稿本,流传于世者,宋元的极少见,明代的,间或 有之。如苏州市文物保管委员会藏明祝允明撰《正德兴宁志》。 明天启间清稿本,如魏冲撰《诗经阐秘》有清初毛表,毛扆、 丁赋各人手跋。清人稿本,以我眼见记忆所及的,有清姚鼐文 稿,书眉上有戴钧衡选评何文可刻等字句,并有跋语。这稿原 保存在住居北京的姚氏家属手中。年久不知现落何处?
姚鼐,字姬传,斋名惜抱轩,学者称为惜抱先生。清安徽 桐城人。乾隆进士。以古文名重于国内,故有桐城派之目。可 供研究中国文学史之参考。
林则徐奏稿,曾收入《林文忠公政书》。以与原稿本相校, 有所出入。原稿本是林则徐儿子,在他父亲戍伊犁时,缮清 后,经林则徐阅后,亲笔改正的。这个稿本,已经林则徐曾孙 林仲东承镛献给南京大学,现存历史系,稿本并不止此,以各 图书馆书目着录的计之,约有五百余种,有各图书馆藏善本书 目可查。兹不具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