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 互联网 木牛流马是谁创造的 木牛流马的原理

木牛流马是谁创造的 木牛流马的原理

三国时代,诸葛亮就发明了一种叫做木牛流马的运输工具,这种东西不用吃草也不用吃饭,在上面放粮草,这些木牛流马就会自动走路搬运东西,简直就是三国时代的黑科技,神乎其技!

但是当人们按照史书中所载的“木牛流马”的尺寸、样式进行仿制时,却发现无论怎样的能工巧匠也无法制造出所谓的“木牛流马”…

《三国演义》 中有这样一个故事:

话说有一天,蜀军的祁山大营前忽然出现一名魏将。他自称是偏将军郑文,有要事求见丞相。

诸葛亮命人放他进来,当面问道:“郑将军,你见我有何事?”

郑文立刻拜倒在地,双手奉上随身佩剑:“小人不才,想投奔丞相,望您能收留。”

诸葛亮细问其缘由,郑文便答道,小人原本魏国的偏将军,此番被司马大都督任为参军。但是司马懿用人不公,他重用秦朗,轻视小人,论功行赏之时,司马懿不仅偏袒于他,更是屡屡意欲加害于我。小人心中不服,又十分仰慕丞相,因此前来投诚。小人只愿效忠蜀国,一雪前耻。

这时,哨兵来报营前有魏将搦战。他在营前大骂,要叛徒郑文出来。

诸葛亮立刻问道:“郑文,外面是何人来找你,你可认得?”

郑文连忙拜倒在地,如实答道:“哼!那人定是秦朗!他之前便屡屡在大都督面前进我的谗言,如今又追到营外。他定是奉司马懿之命来拿我的。”

“哦?那你们二人,到底谁的武艺更强?既然司马懿重用秦朗,想必他要比你厉害吧?”

“他算什么东西,怎么会比我武艺高强?”

“既然你当真打得过秦朗,便能证明司马懿用人不公,也能证明你投诚的真心。”

“小人自然打得过他!”

“好,你现在便去,与秦朗真刀真枪的比试一番。倘若你能割下他的首级,便能证明你所言不假,我便收你入蜀营。你看可好?"

“好!请丞相等我的好消息!”郑文转身出帐,立刻上马驰出营外。

营外之人一见郑文,怒不可遏,破口大骂道:“哼!好你个郑文!你竟敢愉我的战马,背叛魏国,投奔蜀营!大都督命我前来,将你拿下。你受死吧!”

对面之人一边哇呀呀大叫,一边挥刀砍向郑文。郑文上前应战,不出一个回合便将对方砍倒,割下了首级,奉到诸葛亮帐下。

诸葛亮吩咐道:“去!将秦朗尸身也拖过来。”

郑文立刻回到营外,将断头尸体扛到帐中。诸葛亮上前,仔细观察了秦朗的尸首,突然厉色下令:“来人啊!将郑文推出去,砍头示众!”

郑文傻了眼,绝望地求饶道:“丞相,你让我杀了秦朗,我已将他杀了,你为何还要斩我?”

诸葛亮冷笑一声,“哼!你以为这点雕虫小技便能蒙骗于我吗?我之前见过秦朗,这具尸身绝非是他本人。看来你不过是演了一出戏,便想混入蜀营。司马懿派你前来,不过是一计而已!”

郑文大惊失色,连忙承认确实是奉命诈降而来,求承相饶命。诸葛亮转念一想,不妨将计就计,便决定暂留郑文的性命:“将郑文押入囚车,以后再治罪。”

之后,诸葛亮亲自拟好一封书信,命人将笔墨交给郑文,告诉他若想活命,便照抄一封。郑文无奈,只得拿起笔墨,依令照办。

当晚,一名蜀兵便怀揣郑文抄好的书信,装扮成百姓模样混入魏营,将此信送给司马懿的手下。

司马懿展信细览,确认是郑文的笔迹,这才相信计谋得逞。他命人对送信的蜀兵赏赐酒食,嘱其不要声张,立刻回去禀告郑文。

郑文在给司马懿的信中写道:

明晚,我将举火为号,请大都督届时做好准备,前来突教。我已按计混入蜀营,取得了诸葛亮的信任。届时我将在蜀营中作为内应,与大都督配合,一举拿下诸葛亮。请莫失良机为盼。

司马懿心思细密,此前已识破诸葛亮的计谋,正在得意。他却料想不到此番被对方将计就计,落入了圈套。他对郑文的来信深信不疑,立刻做好准备,只待第二天与郑文里应外合,突袭蜀营。

“父亲,请您慎重为好!”

司马懿的长子司马师,见父亲在做夜袭的准备,连忙出言相阻。他素知司马懿一向求稳,如今却因一封密信便要亲去劫寨,未免过于草率。

“儿啊,你所言有理啊!”司马懿听从儿子之言,决定自己退居二线,由其他大将负责夜袭。

当晚,夜朗月明,原本不利于夜袭,恰巧在魏军准备渡过渭水之时,夜雾骤起,不仅遮住了皎洁的月光,更是掩盖了满天的星光。黑漆漆的深夜正好适合夜袭,司马懿兴奋地一拍巴掌:“实乃天助我也!。

于是,魏军入衔枚,马勒口,悄悄向蜀军营地逼近。

另一方面,诸葛亮为了今晚的作战胜利,提前做好了一应准备,打算一举擒获司马懿。他首先仗剑登坛做法,祈祷蜀军可以一战取胜。

在黄昏时分,他又与诸将歃血为盟,共饮血酒誓师。入夜后,他将各路人马调拨得当后,三军各自备战,只等魏军劫寨。

当晚,魏军趁着天色漆黑,夜雾深沉,悄悄逼近蜀军大营。之后,魏军突然发起冲锋,几万大军如同洪水决堤一般,涌入蜀阵的营中。但是,魏军却发现,他们冲进了一座空营,四下见不见一兵一卒。

“糟糕!咱们怕是中计了!”魏军刚刚意识到情况有异时,却为时已晚。他们此时被困在营中,早已难逃生天。

只听一声号响,四周顿时炮声震天,呐喊之声此起彼伏,蜀军冲上来将魏军的先锋队伍立时歼灭了大半,先锋秦朗也死于乱军之中。

所幸司马懿临时换到后阵,这才免于被蜀军所包围。为了营救被包围的人马,司马懿亲自率军进攻,试图冲破蜀军铜墙铁壁一般的包围,却难以成功,白白折损大批人马。无奈之下,司马懿只得放弃了被包围的一万先锋队伍,自顾自地逃回渭水对岸。

“可恼啊!老夫竟又被孔明耍了!又被他打败了!”司马懿向来不喜形于色,此番却气急败坏,恨得连连咬牙跺脚。

司马懿刚刚逃过渭水对岸,忽然云开月出,天地之间一片晴朗。方才还是乌云蔽月,夜雾弥漫的情景仿佛是一场梦一样,顿时消失不见。随他一道逃命回来的魏兵不禁说道:“那个诸葛亮莫不是使了八门遁甲之法,他故意布下漫天乌云,如今又以六丁六甲之神力将乌云拨散了不成?。”

虽然此人只是信口开河,却有众多人不住点头称是。

“你们休得胡说!那个诸葛亮是人,老夫也是人!哪有那么多神神鬼鬼的事?”司马懿立刻痛斥这种迷信的说法,告诚大家不得传谣,动摇军心。但是,众多魏军将士还是牢牢相信这个说法,他们都觉得诸葛亮神秘莫测,具有神力。

而魏军这种对诸葛亮的恐惧之心。也给司马懿的指挥作战带来了诸多困难。于是,他从此以后不再冒险出击,改为一味防守的作战方式。

在此期间,诸葛亮来到渭水河东的葫芦谷,命数千士兵整日在谷中劳作,打造某种秘密武器。葫芦谷的地形十分特殊,其间有一处盆地,状似葫芦,四周群山环抱,

进出只有一条窄小的山路,仅容一人一骑通过。诸葛亮十分重视这项工作,时常进谷监督进展情况。魏军改为守字当先,据守不出,拖延战时,只等蜀军耗尽粮草。

长史杨仪整日为督办粮草担忧,忍不住对诸葛亮禀告道:“丞相,如今我军的粮草运输十分不便。大部分从蜀中运来的粮草,搁置在剑阁。无奈从剑阁到祁山之间的路途十分坎坷,不仅人员行进困难,就连运粮的牛马也难以为继,纷纷倒毙。运粮车一路行来,大多破损不堪。如今军中的军粮已经所剩不多,再如此下去,恐怕军中就要断粮了。”

自建兴九年开始征战祁山以来,粮草一直是蜀军的一块心病。

此前,诸葛亮花了三年时间,勤于农耕,也让士兵得到了休养生息的机会。如今的蜀军不仅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更拥有雄厚的装备。在他第六次出师祁山的战役中,诸葛亮自然不愿再为军粮之事烦忧。

诸葛亮先给杨仪吃了一颗定心丸“军粮之事很快便会有所改善,你且放心就是。”

过了几日,诸葛亮带着杨仪等蜀军诸将,首次进入了葫芦谷。

“丞相在谷中竟已展开如此工程?”

一进谷中,众人便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不知从何时起,谷内已变成一座巨大的工场,规模十分浩大。

这座巨大工场中,生产的就是诸葛亮所发明的机器一被唤作“木牛”和“流马”的大型运输工具。

诸葛亮所设计的木牛、流马,曾在他远征南蛮时作为作战武器而使用。如今,诸葛亮将作战武器改装成运输工具。这样的运输工具曾在前几次出师祁山时试运行过但效果不佳。在三年的休战期间,诸葛亮进一步对其加以改进,如今终于试验成功投入大量生产。

“若是驱使牛马这等牲畜,不仅要投以饲食,还要棚舍与饲养员,时不时又会暴发瘟疫,折损病死。这些木牛流马,不需要耗费粮草便可运输货物,而且不知疲倦,比牲畜要便宜许多。”诸葛亮一边指点着制造好的木牛流马成品,一边展开设计图,对众人详加解释。

诸葛亮所创造的木牛流马究竟为何物?如今我们无从目睹其真貌,只能从后世流传下的一些说明来猜测其形状与构造。综合《汉晋春秋》《诸葛亮集》《后主传》等书中记载,大致可以推断其结构与使用方法:

所谓木牛,方腹曲头,四足曲折自在,机动步行。头出自颈中,载量多而行速缓。适合为大量运输所用,不宜用于日常少量搬运。一头独行时,可日行数十里,成群行进时,日行二十里。

另外,还有其他书籍对其有所记载:

曲者为牛头,双者为牛脚,横者为牛领,转者为牛足,覆者为牛背,方者为牛腹,垂者为牛舌,曲者为牛肋,刻者为牛齿,立者为牛角,细者为牛鞅,摄者为牛鞘轴。牛仰双辕,人行六尺,牛行四步。每牛载十人所食一月之粮,人不大劳,牛不饮食。

在《后山丛谈》中,对木牛流马有如此描述:

蜀中有小车,前如牛头,能载八石,一人可推。又有大车,用四人推,载十石,或为仿木牛流马之物。

这些书中的记载不见得准确,很有可能是人们将其他的民间运输工具牵强附会其上。但是无论如何,虽然木牛流马具体的结构不明,但其实用性却是毋庸置疑的。

之后,蜀军便将这些木牛流马实际应用起来。右将军高翔负责亲自统领,大量的军粮便由木牛流马队所运载,源源不断地从剑阁运往祁山。有了如此得力的运输工具,又有了充足的粮草运来,蜀兵不由得士气大振。

以上述有关史书中的记载为根据可以断言的是:“木流牛马”作为一种运输工具确实存在。在消除了关于“木牛流马”是否存在这一疑问后,人们却对它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运输工具产生了争论。

有的人认为,根据《三国志.诸葛亮传》、《后主传》及《诸葛亮集》当中的记载,“木牛流马”应该是两种工具。他们指出,“木牛”是一种人力独轮车,有一脚四足。一脚指的是一个车轮,四足指的是车旁前后装有四条木柱,停车时可以作为支柱以免车子倾倒。这种车子的速度一般是,人走一步,车轮转四次。

而“流马”是对“木牛”进行改造制成的一种运输工具,前后四脚,也就是人力四轮车。

但有人对这种看法提出了一些疑问:

史书中在记载流马的尺寸时提到:左右肋木上各有二轴孔,直径二寸,又各有长方形脚孔二个,如果四脚即为四轮,四轮车“流马”依靠四轮已经非常平稳,那么其他四个轴孔又是作什么用的呢?

史书中提到,“流马”的车厢为“板方囊二枚”,两个车厢又怎么安放呢?

古话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如此恶劣的交通条件,需要的是具有高度灵活性的运输工具,而有四个轮子的“流马”又如何能有灵活性呢?可见,“流马”并不一定是四轮车。

又有一种意见认为,“木牛流马”实际上是一种运输工具,这种观点宋代时就已有了。

在北宋高承《事物纪原》卷八“小车”条当中就有这样的记载:蜀相诸葛亮出征时,开始用木牛流马来运输粮食,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巴蜀之地道路险阻,交通十分不利,用木牛流马只是为了能够方便运输而已。

木牛,就是有前辕的小车;流马,就是独推小车,也就是民间俗称江州车子的那种运输工具。根据这条记载,他们认为木牛流马就是独轮车,也叫江州车。

北宋陈师道《后山谈丛》中也有类似的记载:

蜀中有小车独推,载八石,前如牛头,又有大车用四人推,载十石,盖木牛流马也。

这进一步证明,“木牛流马”确是一种独轮车,又称江州车,蜀军用它是为了在崎岖的山路上运输粮食。但也有人指出,“木牛流马”不是独轮车。

一是因为,诸葛亮制造“木牛流马”的地方不是江州,而是在景谷县(今天的广元县),而且江州主要是水路,如果运粮的话当然会用船而绝不会用车;

二是因为,将独轮车与史书中所载的“木牛流马”的制作方法进行比较,也发现两者有很大的不同,这也说明“木牛流马”不是独轮车。

也有人根据三国时代齿轮原理已被广泛运用于机械制作这一现象指出,“木牛流马”很可能是一种自动机械。

他们在《南史.祖冲之传》中找到了旁证,此书记载曾提到祖冲之以诸葛亮制作的“木牛流马"为基础,制造了一种工具,它不需要借助风力或水力,开机以后,它可以自行运转,不需要任何人力。

此说一提出,也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并有人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既然“木牛流马”是一种非常有用的工具,却为何在文献和考古上没有任何依据,不能不令人怀疑。

虽然有人根据记载制造了一个有牛的外形、马的步态、长50厘米、高40厘米的“木牛流马”的模型,但它却不适合于在蜀道上使用,而且《诸葛亮集》曾说“木牛流马”上有两个“长二尺七寸、高一尺六寸五分、广一尺六寸”的车厢,那么这两个车厢又是如何放上去的呢?

“木牛流马”解决了蜀军运粮的问题,但后人在解释“木牛流马”是什么样的一种运输工具,它们的动力是什么时却发生了争论,究竟谁的解释正确,还要进一步地考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