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 娱乐 兰考弃儿 河南兰考“民间福利院”的悲剧

兰考弃儿 河南兰考“民间福利院”的悲剧

厉害从未离开过河南兰考。她如今只是正在变老的女人,她虽不再收养弃婴,但生活依然劳苦。但令她欣慰的是,这5年,被她收养过的很多孩子,闲暇时都会回兰考,叫她一声“妈妈”。在孩子们心中,她在哪,家就在哪……

兰考袁厉害女士这五年:不再收养弃婴,看见直接报警

袁厉害现在已经不收养任何弃婴。记者 李晓磊/摄

《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 李晓磊 发自河南兰考

午饭时间,袁厉害女士来到“植物人”丈夫身边,看着儿子小心翼翼给父亲喂食时,她满脸欣慰。得了重度肝病的小叔子也呆坐在床头,瘦得有些脱相,“你瞧瞧,两个等死的人,就是我现在生活的全部。”

5年前,兰考火灾事故后,袁厉害用三年时间才走出悲伤,日子稍微好些了,家里又多了现在的病患,“活个人真难”成为袁厉害的口头禅。在生活的打磨下,她变得一点也不厉害了。

爱人目前居住的地方,就是当年发生火灾的房子。袁厉害觉得,命中注定的巧合实在太多,她收养弃婴那些年,丈夫因为有情绪,几乎不在家住。烧死一些孩子后,得重病的丈夫终于回家了,却在孩子们去世的地方,静静等待死亡。

袁厉害50多岁,中等身高、不修边幅、体型肥胖的她,血压和血糖都很高,用手指轻按小腿后会留下一个坑,几分钟才能恢复过来,“我白天干活,晚上要输液。”她口中的干活,是在县医院门口卖烤红薯,但夏季生意不好,常被街坊叫走帮忙协调纠纷。

所以,很多时候有人去红薯摊找她时,只能见到铁皮炉子和不断重复卖红薯的扩音器,“我还是喜欢劳动,否则早死了。”袁厉害说,这一生,她估计很难享福。

发现弃婴,马上报警

当年,袁厉害收养弃婴的行为很难界定。从法律角度讲,她存在非法收养,可从伦理层面说,她不这样做,那些孩子怎么办?袁厉害始终认为,他们首先是条生命。

现在,袁厉害不那么做了,她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火灾事故后,连续4年,仍不断有人像丢垃圾一样,将缺陷儿童扔到她的摊位前。有了5年前的教训,袁厉害现在会直接报警,“让警车拉着我,把孩子送到福利院。”

“今年还没人扔过,去年有六七个。”袁厉害分析,问题弃婴之所以减少,是因为很多孕妇开始做四维彩超,发现有缺陷后直接做掉了。

袁厉害已经记不清具体从哪年开始收养弃婴了,“估摸有20多年。”海洋是她收养的第一个孩子,当年姑姑秀鸽正教她打烧饼,看见路人在围观弃婴,就说了一句,“这好赖是条生命,厉害你抱回家养吧!”就这样,她开始了收养人生。

那时候,她在县医院附近做小本餐饮,所以能在饮食上满足弃婴。她觉得,就是多了张吃饭的嘴。

慢慢的,问题弃婴越来越多。那时当地没福利院,所以连派出所的人,也常给袁厉害送弃婴,她先后养过100多个残疾孩子,“几乎是活一半,死一半。”

在袁厉害记忆里,被丢弃的孩子患病种类繁多,兔唇、脑瘫、白化病最常见,有的根本不知什么病,“还有的连脐带都没剪。”死亡的孩子,袁厉害只能将其埋掉,由于数量太多,她目前也记不清所有孩子的安葬位置了。

虽做着小生意,但这个行为给她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压力,家人也时常表现出不理解,丈夫则天天和她争吵。但袁厉害还是选择了弃婴。最多时,她同时收养着30多个孩子,有时不在家,还有人去偷过她收养的孩子。不过,也有被偷走的孩子长到十几岁时,又悄悄被送回来。

如果不是媒体的宣传,袁厉害的名声则仅限于兰考县周边。随着传播手段的多样化,她也逐步被描述成了“爱心妈妈”。来自全国各地的一些人偷偷将自家患有疾病的婴儿抱来给她,有些人甚至扔下就走。

“爱心妈妈”袁厉害不知道近日被曝光的河北“爱心妈妈”李丽娟事件,她的原则是,无论做什么事,都不能绑架和威胁政府。而且,她几乎没向民政部门要过财物。

其实,她与兰考官方私下关系不错,大家彼此保持这种默契。如果不是2013年1月4日那场大火,袁厉害的今天,可能会更加厉害。

当年不幸丧生的7个孩子,后来都被政府安排火化。这5年,袁厉害没去过骨灰安放点。因此被处分的官员有的已退休,他们之间也早没了怨恨。

“政府对我不错,过年时,还给我送大米和油。”但5年来,袁厉害拒绝了一切形式的现金捐助,“事情都过去了,要钱干什么?”

对于媒体关注度的减少,袁厉害的儿子觉得是好事,因为他们要安静地生活。不过,袁厉害对所有媒体记者都给予了极大的热情。

她还记得,央视前记者柴静对她的一次深情拥抱,“可怎么也想不起她的样子了。”

采访时,她多次提到,自己的第二次生命是媒体给的,“如果不是记者的关注,当年真有可能被判刑。”袁厉害虽不识字,但她从家人和其他记者那里知道了当年有篇《厉害女士》报道,对其进行了负面批评。

返回顶部